这里是常驻用户澪、大噶好~
小可爱们可以叫我阿澪、日常游戏ID是羽沢,日前就任山顶某村的村长一职。
主要填坑的范围有:
太中、尼吉、周迦、胜出
(村长月末死线流,专注开车二十年)

【周迦】もう一度(上)

‡ 双总裁paro,失忆梗(限制R)

‡ 剧情AU,抛头颅洒狗血

‡ 祝wuli糕 @akotta 生日胯热!周迦是好文明,让恒河组织发扬光大~


在得知迦尔纳出车祸的消息时,阿周那表现得还算冷静,尽管电话那头的秘书藤丸已经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阿周那先生,总裁已经恢复意识了!”刚回了一趟病房,藤丸立香惊喜地发现迦尔纳已经睁开了眼睛。

“我晚一些过去看他。”不难听出对方抑制不住的欣喜,阿周那低头看了看手头待处理的文件,估算着还有多长时间才能完工。

最后向藤丸交待了几句,挂断前听到了对面传来一阵嘈杂,阿周那本想询问情况,却被秘书官抢了先。

“总裁他…情况有些不对…”对面的声音有些颤抖。

“出了什么事?”

阿周那察觉到电话的另一边的异常,立即停止了手中正在进行的工作,握紧电话的手心冒着一层薄汗。

“他…好像是…失忆了。”

 

当阿周那风风火火赶到医院时,只见迦尔纳穿着蓝白相间的病服靠坐在床上,脸上的苍白比以往更甚,右手上缠着石膏和绷带,身上也有不少地方贴上了药布。

从见到他那一刻开始,阿周那确信,和迦尔纳的记忆一同流逝的,是原本锐利的锋芒,他如同被剔去棱角的冰晶,剩下的是柔和的钻面,沉默安静的迦尔纳令阿周那有些无所适从,他甚至开始怀念原本那个与自己势均力敌,冰面下包裹着火焰的兄长了。

整个病房充斥的消毒水味让阿周那忍不住皱紧眉头。

“迦尔纳?”

阿周那走上前去轻声唤到,原本呆坐在床上的青年有了些反应,抬起头看向突然出现在房间里的黑发男人,那双眼睛里盛着堪比爱琴海水的眸光。

“请问,你是?”熟悉的感觉一股脑涌上来。

阿周那定定地望了迦尔纳几秒,在确认对方不是故意而为后,脸上浮现出一丝担忧,倘若迦尔纳真的是失忆,那困扰的就不止他本人了,阿周那头疼地想着。

“我的名字叫阿周那,你还记得关于自己的事情吗?”阿周那为了不刺激刚刚苏醒的迦尔纳,语气尽量放得平缓了许多。

迦尔纳试着回忆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落寞地盯着对面那块雪白的墙壁。而阿周那则表现地比刚才镇定了些,他把秘书藤丸叫到病房门口询问迦尔纳的病况。

“医生说,总裁他的症状可能是车祸造成的逆行性失忆。”藤丸立香小心翼翼地向阿周那解释道,生怕说漏了任何关键的信息。

“除了不记得人以外,他还记得些什么?”阿周那时不时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望向躺在床上的人。

“医生检查时,发现他只是遗失了部分记忆,生活常识都记得。”

听到这些的阿周那垂下眸子,接着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立即拨通了手机里那个许久没有联系过的号码……


昏迷时的迦尔纳像在一场幻境中前行,眼前不断闪现出某些片段,有车窗外疾驰而过的树影,有和某个人交谈的场景,还有些细碎的画面像走马灯一样掠过,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还是某一张黝黑的脸,黑曜石一样的眼睛里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光…最后,一声夹杂着火药味的巨响将他从梦中惊醒。

“唔……”

不知自己昏睡了多久,睁眼看到的便是惨白的天花板,迦尔纳觉得头疼欲裂,身体疲软到不属于自己一般。耳边传来医疗仪器那富有节奏的滴滴声,迦尔纳能看见悬在一边的输液袋。

门外传来一些断断续续的交谈声,随后大门被推开了,室内瞬间变得热闹起来。尤其是那个橙发姑娘在发现迦尔纳醒来后,便兴冲冲地从门口跑过来。

“总裁,你终于醒了!”

“你是…谁?”

迦尔纳沙哑的声音响起时,医生们才发现事情不对,全都围到病床边来。

“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的秘书藤丸呀!”迦尔纳从这位秘书小姐脸上看见了焦虑和慌乱的情绪,那头橙发在眼前晃动着,像是一抹跃动的阳光。

“我什么都想不起来。”迦尔纳本身就是个正经得不行的人,看着那双眼睛,藤丸知道迦尔纳没有骗她。

迦尔纳看到她拿着手机焦急地冲出了房间,最初心中产生的无数疑问现在也得到了解答——原来自己失忆了啊……

 

重新回到病房的阿周那将视线从迦尔纳身上转移到旁边的沙发上,那里放着迦尔纳原本的衣物,阿周那毫不犹豫地走过去。

衣服还是迦尔纳常穿的那套条纹西装,被细心的秘书叠好放在了一边,外套和白色的衬衫有好几处破损,粘上了些血迹,公文包完好无损,阿周那来回扫视了一圈,发现少了件东西——那是去年迦尔纳生日时,阿周那送给他的礼物,一条齿轮状的吊坠。

现在房间里只剩下阿周那和迦尔纳两人,安静到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楚听见。

慢慢靠近床边,阿周那的皮鞋在地板上踩出了踢踏踢踏的响声,原本闭眼小憩的迦尔纳立即睁开了双眼,警惕地盯着逼近自己的人。

“还记得你是我的兄长这件事吗?”

从迦尔纳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上读到了困惑,阿周那没有过多理会,只是继续他的话题。

“你是我同母异父的兄长,现在是我的合作伙伴以及,恋人。”阿周那故意咬了最后两个字的重音,只想看看现在的迦尔纳会作何反应。

在听到最后一个词时,迦尔纳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一般皱起眉头。

“你说,我既是你的兄长,还是你的恋人?”对这些事的接受程度一向不大良好的迦尔纳觉得阿周那是趁机在骗他。

“如果你不相信,我们可以来验证一下它的真实性。”

迦尔纳看着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那双眼睛和梦境中的眼睛完美地重叠在一起。

阿周那弯下腰,视线与床上坐着的迦尔纳持平,两人对视的瞬间,视线仿佛能够擦出一串火花。

阿周那突然凑上前去,手掌按住那个银白色的后脑勺,迅速擒住了那双近在咫尺的唇。在迦尔纳还没开始反抗时,阿周那的舌尖闯了进去,与之纠缠起来,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吻,迦尔纳惊讶于自己居然没有推开对方,在得到本能的默许之后,阿周那的吻变得越发激烈,迦尔纳觉得对方像是要透过这副身体去亲吻自己的灵魂。

“唔...唔...”快要在热烈的吻中窒息的迦尔纳用还能活动的左手推拒着阿周那结实的胸膛。

“失忆之后,连吻技都退步很多。”

轻轻放开了已经被吻肿的唇,阿周那笑着调侃到。迦尔纳因为窒息感而憋红的脸颊变得更加红润了,坏心眼的弟弟觉得,比起苍白无力的脸色,还是这样比较适合他。

“你!实在太无理了……”别扭地伸手擦了擦嘴角,迦尔纳有些恼怒地瞪着眼前正坏笑着的人。

“现在足以证明,我是你的恋人了吧?”阿周那低沉动听的嗓音在迦尔纳的耳畔炸开。

“只是接吻的话,就算不是恋人也可以……”迦尔纳正欲反驳,但见到对面逐渐阴沉的脸色,还是闭上了嘴。

“迦尔纳,从今天开始,我会留在这里照顾你,直到你康复为止。”

被下了最后的通知,迦尔纳完全没法想象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只是觉得前路一片黑暗而已。

—TBC—


评论(3)
热度(68)

© 冰淇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