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常驻用户澪、大噶好~
小可爱们可以叫我阿澪、日常游戏ID是羽沢,日前就任山顶某村的村长一职。
主要填坑的范围有:
太中、尼吉、周迦、胜出
(村长月末死线流,专注开车二十年)

【尼吉】Close to me

☛ 点梗——中奖者 @石田健 

☛ 醉酒paro

☛ 内藏主动的吉恩一只,OOC请慎入。


两个人的距离要怎样拉近?

近期,吉恩总是在思考这个问题。

吉恩与尼诺相识超过十载,学生时期的尼诺时时相伴在吉恩左右,而进入监察科后,一有空闲两人就约在一起把酒言欢,这样的距离在旁人看来已是十分亲密。

但吉恩总觉得这种关系中缺少了什么,但思而不得。

最近,尼诺每次见到吉恩时,对方都处于一种失神的状态。比如,接咖啡时过量溢出而不自知,抽烟时直到香烟燃尽都没有抽上一口,再比如,尼诺拿着相机为他拍照时,金发青年的反应速度比原本慢了几秒......

“令我困扰的事情?嗯...让我想想...”吉恩·欧塔斯端着装满果酒的杯子,碧蓝的眼睛凝视着杯中液体泛起的波纹,脸颊透出微醺的绯红......

 

今晚同往常一样,尼诺和吉恩一起走进了常去的那家餐厅的大门,明天开始就是周末,店里的气氛也热闹非凡。

店里回荡着的萨克斯乐曲舒缓而动人,轻快的节奏令疲惫的身心都放松下来。

两人随意找了个清净的角落坐下,秉持着绅士的礼节,尼诺将手边的菜单递给了吉恩。

“和往常一样就行。”

相识多年的默契让吉恩在与尼诺相处时总处于一种安心的状态,尼诺总是最了解自己喜好的那个人,而自己,对于尼诺的事情还是一知半解,这令吉恩从心底里感到有些不平衡。

酒过三巡,吉恩的思维早已发散,脸颊像是熟透的苹果。当尼诺有意问起最近的事情,吉恩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用仅剩的理智思考起来。

“是尼诺。” 

“嗯?”突然被点到名的尼诺挑起眉,看着明显已经喝醉的金发青年,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

“令我困扰的是尼诺…”大概是喝醉酒的缘故,平日里含蓄的青年此时大胆地吐露出心声。

“这话该从何说起?”尼诺心中细数最近的点点滴滴,完全没有发现自己是什么时候给王子殿下造成困扰的。

看着那双湿漉漉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尼诺觉得这样的吉恩莫名地有些可爱。单手撑着侧脸,尼诺拿起手边的酒杯轻吮一口。

“我好像…完全不了解尼诺…”在酒精的作用下,吉恩半趴在桌上,慢吞吞地自言自语道。

听到这些,尼诺有点意外,本以为吉恩不会在意这些事——毕竟自己是为了守护他而存在的,从一开始就是。

“我想了解…更多…关于尼诺的事…”吉恩的脸越靠越近,呼出的热气混合着果酒的清香,一齐洒向毫无防备的尼诺。

“这些我们以后慢慢说,今天先送你回家吧。”吉恩高挺的鼻尖抵上了尼诺的侧脸,被突袭的尼诺只好不着痕地慢慢拉开两人的距离。

知道这位不胜酒力的王子已经彻底醉了,尼诺单手扶起站不稳的吉恩,半托半搂将他搬到了摩托车的后座。

 

把人送到了家才发现萝塔不在,兴许是和朋友出去聚会了,尼诺把喝醉的吉恩送进了卧室。

担心着恶友第二天醒来会不会因为宿醉而头疼的尼诺正打算去给吉恩煮些醒酒汤,原本沉默了一路的吉恩却突然抓住了尼诺的衣角。

“王子殿下还有什么吩咐?”望着坐起身来的吉恩,尼诺笑着问道。

“留下来。”有一种非常熟悉的东西在吉恩的眼中流淌开来。

“吉恩,王子是要和公主在一起的,骑士只拥有守护的权利。”尼诺的手心轻轻拂过吉恩微烫的脸颊,像是在抚摸一件珍宝。

万事总不尽如人意,这一次喝醉酒的吉恩选择了任性一下。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尼诺拽到自己跟前,吉恩迷糊地凑过去,笨拙地吻上了尼诺的嘴唇。

尼诺没想到向来含蓄的吉恩会这么大胆,唇瓣的触感柔软细腻,吉恩的唇齿间残留着独特烟草香,有一种奇异的苦涩夹杂着吻的清甜,在尼诺的脑海中爆炸开来。

没有经验的吉恩只是轻轻贴着对方的唇,舌尖偶尔略过尼诺僵硬的嘴角,直到反应过来时,他们的立场已经调换了位置。

尼诺稍显粗鲁地把人压进床铺中,一手托起吉恩金色的后脑勺,继续深入了这个吻。双唇相抵,仿佛要搅乱灵魂的深吻让吉恩呜咽出声,但他没有推开尼诺。

“你愿意,再靠近我一些吗?”

“如果是你所希望的话…”

开车链接:微博


清晨有些刺眼的阳光将沉睡的吉恩从梦中唤醒。睁眼便是那片白到炫目的天花板,吉恩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疼,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刚想起身就被浑身的酸痛给击倒了。

回忆渐渐涌上心头,猛然想起昨晚自己的所作所为,吉恩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简直丢死人了…”把头埋进被子里的吉恩现在只想做个鸵鸟。

这时,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吉恩,醒了吗?”吉恩毫不意外看见了出现在门口的尼诺。

“嗯……”闷闷地应了一声,吉恩只要一想起昨晚发生的事,脸颊就火辣辣的。

“早安,我的王子殿下。”

“早安,尼诺。”

 

—fin—




评论(6)
热度(95)

© 冰淇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