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常驻用户澪、大噶好~
小可爱们可以叫我阿澪、日常游戏ID是羽沢,日前就任山顶某村的村长一职。
主要填坑的范围有:
太中、尼吉、周迦、胜出
(村长月末死线流,专注开车二十年)

【双黑/太中】セイレーンの歌

† 剧情AU,私设如山(主太中,私设梶与CP)

† “旱鸭子”王子太宰X海妖中也(我流太中,OOC请慎入)

† 人鱼Paro(准确说是海妖Paro)

† 给大亲友 @橙城糖 的贺,希望笛子喜欢。祝我们的笛子生日快乐!



故事发生在一个四面环海的亚热带岛国。

这是一个依靠渔业为生的国家,岛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虽然称不上十分富饶,但人们的嘴角总挂着幸福的笑容。

在岛上生活着的人都是与变幻莫测的大海斗争的勇士,即便是年幼的孩子,也都拥有一身傲人的游泳本领,几乎所有人都在海浪中摸爬滚打过,除了一人——他,名唤,太宰治。

太宰是老国王膝下的独子,也是这个国家唯一的王位继承人。用勤政爱民的老国王的话来形容他的儿子,就是“每天不务正业,只知道寻欢作乐的花花公子。”

在岛上的男同胞看来,他们的王子殿下就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白脸,今天调戏这家姑娘,明天又调戏了那家。

而在岛上的女性看来,她们的王子殿下英俊潇洒,精明睿智,身上处处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简直就是梦中情人的典范。

但,只有一个评价是统一的——王子殿下是个不折不扣的“旱鸭子”……

 

在今年的第364次“入水”练习以失败告终之后,王子殿下忧伤地看着那一望无际的海面,旁边的侍卫在王子那哀怨眼神的注视下,默默地递上了毛巾。

“敦君,你觉得上帝对我公平吗?”王子的嗓音清丽而优雅,每一个字都像从大提琴上细细调出的音律,悠扬动听。

被那双宛如上帝遗弃的幼犬般的眼神紧紧盯着,中岛侍卫很不自在地抽了抽嘴角,额角冒了一层冷汗。“又来了……”少年无奈地腹诽。

“王子,您是天之骄子,上帝怎么会对您不公呢?”虽然心里吐槽了无数遍,但年轻的侍卫还是恭谨地回答了王子的问题。

“可为何,身为王子的我,却对游泳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无能为力…这是何等的可悲!”太宰治一边用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满腹忧愁地呐喊道。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岸边传来了一些奇怪的声响,那声音像是歌声,低沉有力,夹杂着海浪拍击岩石的喧嚣传入了太宰的耳中,那一刻,他的灵魂仿佛与那声音产生了共鸣。

“敦君,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中岛敦难得看见王子的脸上换上了正经的表情,也安静下来仔细听了一阵,可惜一无所获。“属下什么也没听见。”

那声音的余韵还在脑海中盘旋,在中岛敦还没反应过来时,太宰治已经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向着那片海岸飞奔过去。

 

站在岩岸上向下俯瞰,海上除了远处的几艘渔船外,太宰治几乎一无所获。正当他悻悻而归时,那声音再一次响起,伴随着海面汹涌的波涛一起涌向了站在岸边的太宰。

趁着浪潮下退,太宰治趴在岸边向下张望,终于在岩石的背面发现了声音的来源。

岩石后面露出的那抹橙色十分突兀,阳光洒在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上,发梢上的水珠闪着晶莹的光芒。太宰治勉强能看出那是个人形,而洁白的脖子以下的部分却淹没在碧蓝的海水中。

声音带着贯穿一切的冲力席卷了太宰治的耳膜和心脏,全身的血液都开始沸腾起来,太宰治头一回感受到来自灵魂的震颤。

这时,身后传来了侍卫焦急的喊声,岩石后面的歌声被打断了,在太宰治回眸的瞬间,视线第一次与那双蔚蓝的眼睛交错。

那里沉淀的蓝是太宰治平生仅见,宫殿里的任何宝石都无法与之媲美,那双眼睛像是海中的旋涡一般将他卷入。下一秒,这双眼睛的主人便沉入水中,消失在波光粼粼的海面上。

“敦君,奇迹都被你嘹亮的嗓音给吓跑了。”太宰治失落地望着方才那抹橙色消失的地方,然后撇了撇嘴。

“王子……您在说什么呢?”跑得气喘吁吁的中岛敦一脸不解。

“算了,我们回去吧。”拍了拍大惑不解的侍卫的肩膀,太宰治便转身向岸上走去。

 

回到栖息的洞穴,中原中也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兴高采烈地开了一瓶珍藏了两百年的美酒。

“中也,你又跑出去了?”

“红叶大姐,你来了啊!”中原中也热情地招呼对方坐下,为尊敬的大姐也倒上一杯佳酿。

见中原中也一回来后的反常举动,尾崎红叶放心不下,于是就过来看看。而中原中也则表现出一副心情很好的模样,完全不像受到了什么刺激。

“大姐,你知道吗?我终于找到了……”

“找到了?是海底的宝藏还是好酒?”

上挑的眉角和嘴边浅浅的弧度,无一不彰显着中原中也现在的好心情,但尾崎红叶从没见过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中原中也这样高兴过。

“都不是。大姐,我找到能听见我歌声的人了。”

传说,古老的海妖塞壬依靠自身与生俱来的美妙歌喉来吸引海上航行的船只,捕食被迷惑的船员。这个故事在海上流传了近千年,只不过在数百年前,海妖一族与人类的勇者在一场恶战后达成了协定,不能用歌声迷惑并捕食船员。

中原中也是塞壬一族的后代,经过百年的演变,海妖的歌声不再和从前一样具有魅惑力,甚至于普通的人类根本听不到海妖的歌声。海妖族的学者梶井基次郎经过研究,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只有对歌声产生共鸣的人类才能听见,这就意味着,海妖想要再依靠歌声捕食人类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了。(顺便提一嘴,这位大学者不久前已经和一位名叫与谢野晶子的人类女性相恋,原因就是因为这位女士能听见梶井那奇特的歌声)

虽然中原中也对梶井的理论嗤之以鼻,但他不得不承认这个结论的正确性。毕竟中原中也已经反复实验过无数次,可始终没找到那个能听见他歌声的“倒霉蛋”。

 

 

接下来的几天里,太宰治都在那片岩岸边蹲守,他相信那双蓝色眼睛的主人还会回来,这令他的贴身侍卫中岛少年十分头疼,原因只有一个,主子不会游泳掉下水怎么办。

一个凉爽的午后,太宰治又一次摆脱了宫廷教师的追击,偷跑到了岸边。这次很凑巧,他遇到了中原中也。

与那双鸢尾色的眼睛四目相对时,中原中也吓了一跳,本想直接潜进水里,但被太宰治眼疾手快地抓住了手臂。来自人类掌心的温度是中原中也从未感受过的滚烫,而太宰觉得那肌肤的触感过于光滑冰凉。

眼前的不知名生物有着一副精致的面容,在阳光的照射下,那头橙色的头发鲜艳得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太宰治不由心头一热。

“那天在岸边唱歌的就是你吧?”

在太宰治充满好奇的目光的注视下,中原中也点了点头,而得到了回复的王子殿下又自顾自嘟哝了一句“原来听得懂人话啊”

“唱得可真难听。”太宰治用难得正经的表情对中原中也说道。

“哈?”身体的反应永远快于大脑的反应,还没来得及生气,中原中也那条巨大的鱼尾已经跃出水面把太宰治拍进了海里。于是,中岛少年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微冷的海水一股脑灌进了鼻子和耳朵还有嘴里,太宰治并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但求生的欲望迫使他向着海面伸手,可惜那片泛着微光的海面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中原中也看着咕噜咕噜冒泡的水面快要趋于平静时才惊觉岸上的家伙不会游泳。

 潜下水的那一刻,中原中也看到已经停止挣扎的男人在渐渐下沉,那双鸢尾色的眼睛还在脑海中若隐若现,中也心一软便冲过去将失去意识的太宰治拉进怀里,一手扣住了对方的后脑勺,薄凉的嘴唇贴上了太宰的唇瓣。

氧气混合着海水咸涩的味道从那柔软的口腔渡了过来,太宰治惊讶地望着眼前的人的脸,虽然只换来了对方恶狠狠的回瞪。

刚刚得救的王子殿下很不顾形象得整个人挂在了中原中也身上,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死也不松手。

“咳咳…还以为要没命了…”刚从死亡线前被拉回来,太宰治又忍不住开始作妖,环住对方腰肢的手臂越收越紧。

“你,松手。”被禁锢在怀里动弹不得的中原中也郁闷极了,恨不得赶紧从这个人类身边离开。

“不行,现在放开了你,我会淹死的。”太宰治的眼中闪烁着计划通的光芒。

“人类,你想怎么样?”中原中也气结,咬牙切齿地问道。

“那就把我送上岸吧~”

中原中也自认出生以来从没见过脸皮如此之厚的人类,摆脱不了对方的纠缠,只好费力地把人高马大的太宰治给拖到岸边。

把太宰治送上岸后,中原中也累得够呛。

“你救了我,我还没有问你的名字呢?”说话时,太宰治的脸靠的很近,温热的气息呼到中原中也的脸颊上时,薄凉的皮肤瞬间烧起一层红晕。

中也别扭地后退了几米,“中原中也。”说着就沉入了海平线。

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离开的那片水面,开始期待起他们的下一次会面来。

—fin—


作者:这是我第一次挑战这类题材,感觉人鱼PARO是非常好的开车题材啊!(如果你们喜欢的话,我可以考虑写个开车番外什么的,不过阿澪懒癌晚期需要治疗啦)这篇没头没尾又结束了,感谢看到这边的各位,我们下一篇文章再见吧~


评论(12)
热度(92)
  1. 你与共犯。冰淇澪🍦 转载了此文字

© 冰淇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