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常驻用户澪、大噶好~
小可爱们可以叫我阿澪、日常游戏ID是羽沢,日前就任山顶某村的村长一职。
主要填坑的范围有:
太中、尼吉、周迦、胜出
(村长月末死线流,专注开车二十年)

【周迦】儚くて(其一)

☀限制:R(兄弟设定,感情双箭头,人物OOC请慎入,结局HE)

☀学院保健室梗(阿周那X迦尔纳)

☀叛逆学生娜娜子&保健委员小太阳(我流周迦)

☀欢迎各位来捉虫


 ▲

    “我在哪?”

    视线所到之处一片黑暗,泼墨般向四周蔓延,这里没有声音,没有光亮,什么也没有。所见所闻所感皆是混沌,阿周那就像兀自沉入了一片漆黑的海洋,他可以呼吸,但发不出半点声音,他可以视物,但入眼的都是无穷无尽的黑。

    阿周那试图前进,却在迈出短短几步之后就失去了方向,这里没有半个人影,甚至没有人类赖以生存的光。

    “我究竟是怎么了?”阿周那试图用大脑中仅剩的一点清明来理清思绪,唯一能记起的只有那一抹难忘的金色,是那样温暖而令人怀念,思绪如浪潮,拍打着那片平静的心湖。

    渐渐地,视野中的黑色像毒素一样麻痹了他的神经,耳畔的寂静令他渐渐停止思考和探索,在这里,时间就像静止了一样,阿周那觉得自己会永远沉睡在这里,直到——

    “阿周那!”

    四周荡起回声,这个声音由远及近,阿周那隐约间听见有人呼唤他的名字。声音清冽至极,但温暖无比,一声比一声清晰,似是受到了震荡,前方的黑幕就像被砸碎的玻璃,龟裂出一丝淡淡的光。阿周那不停向那光源奔去,周围的景物不再如先前那般单一无色,寂静的世界开始崩坏,刺眼的光争先恐后洒进这个封闭的空间,阿周那就像一只追逐烛火的飞蛾,不顾一切,拼命伸手抓住这道稍纵即逝的光芒。

    “这就是——太阳?”

 

    ▲▽

    原本坐在桌边与体检报告奋战多时的白发青年听到了躺在床上的人传来了动静,立即扔下手里的活计,走上前来查看。

    床上的阿周那有了恢复意识的迹象,平静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被刘海遮住的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看起来像个做了噩梦的孩子。

    迦尔纳并不知道阿周那梦见了什么,只能不停呼唤他的名字,试图将他从黑暗中拉出。当迦尔纳微凉白皙的手掌抚上阿周那滚烫的额头时,声音似乎传达到了昏迷的人耳中,阿周那在无意识中一把抓住了迦尔纳的手腕,黝黑的掌心通过肌肤接触传过来的温度令毫无防备的迦尔纳微微一怔。

    “唔……”

    夕阳在窗台上洒下橘红色的余晖,整个保健室都被染成耀眼的橘色。阿周那缓缓睁开了上一刻还紧闭的眼睛,黑曜石般的眸子迷蒙地环顾四周,最终把目光聚焦在了眼前的白发青年身上。

    “醒了?”迦尔纳清冷动听的声音流淌在阿周那耳畔,如同一股清泉,将先前脑子的混沌一扫而空。

    醒来后,身体的钝痛感直达大脑皮层深处,头皮一阵发麻,阿周那胃部传来烧灼般的呕吐感,全身的细胞在沸腾,手中的力量不由自主加重,像是溺水者死死抓住了一根救命的浮木,过了半晌才缓过神来。

    “你怎么在这儿?”眼前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平素最讨厌的竞争对手——迦尔纳。

“在说这话之前,能先把你的手放开吗?”迦尔纳的手腕有些隐隐作痛,不容抗拒的力度在苍白的皮肤印上了一圈鲜艳的红,手背因血液不流通而冒起了青筋。

在对方善意的提醒之下,阿周那发现了手中被捏的发红的手腕。

    “回答我的问题。”阿周那的语气透出一种不容反对的强硬,目光直勾勾盯着那双清冽的蓝眸,像是要从那里得出一个答案。

    “你受伤了,晕倒在保健室门口,我只是把你扶了进来。”

夕阳为迦尔纳白得过分的脸颊镀上了一层薄薄的粉色,黑色的制服笔直而又整齐,好看的眼角染着一尾艳丽的红。

“受伤?”醒来后大脑仍处于半失忆状态,阿周那将昏迷前的记忆碎片拿出来反复咀嚼,暂时也毫无收获,不由陷入了沉思。

    从迦尔纳那双浅色的薄唇中得到了回答,阿周那如约放开了那只被自己攥到通红的手腕。

    “局部麻醉的效果很快就会消退,回去之前我会再帮你检查一次身上的伤口。”迦尔纳收回手,对手腕清晰的红印却并不在意。

    阿周那点了点头,安静地躺在床上回忆自己受伤前发生的事情。

 

    ▲▽▲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

    那是教学楼拐弯处的一个角落,正值放学时分,几个穿得不伦不类的学生一边轻慢地吐着白色烟雾一边念念有词。

    “听说二年级的那个保健委员一向有求必应,哥们最近没钱花了,找这个公子哥借点?”

    “我可见过他!真是个美人呢!”

“不过是个小白脸而已,这样的小白脸只会在那装好人罢了。”

“大哥,我们何不借此机会教训他一顿呢?”

阿周那此时正巧从那拐角走过,那些闲言碎语一字不落传进了他的耳朵里。虽然平日里对迦尔纳这个人有着说不清的敌意,但阿周那在听完这些话后却无法保持冷静的姿态。自己最讨厌却又最尊重的对手被一群渣滓侮辱,阿周那心底竟传来一阵莫名的愤怒……

在这之后的记忆就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无处可寻。

夕阳很快就顺着时间的推移而滑落到地平线,只剩下一片烧红的寂静。丝丝微凉的晚风透过保健室的窗子吹进屋里,带动了室内几乎凝固的气氛。

“以后别再这样了……母亲她会担心你的。”刚披着衬衣坐起身来的阿周那听到了对方清冽的嗓音,话语中带着几许担忧,温和又不失力度。

“母亲”这个词就像一把钥匙,解开了阿周那心中那把名为理智的枷锁。

迦尔纳是母亲的私生子,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哥哥,这件事情阿周那年幼时便知道得一清二楚。迦尔纳这个突兀的存在本不被出身正统的阿周那所接受,但自从见过了这个素未谋面的哥哥后,阿周那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存在就像一束光,耀眼得让人一不开视线,一旦触碰,便不由自主去追寻那光芒。

小时候,无论做什么,阿周那都想要胜过迦尔纳一筹,阿周那自己都觉得这些想法都来自于骄傲,如果败给一个没有名分的私生子,就等于败给了全世界。可那个自己一直想要打败的人却散发着那么神圣的光芒,即便自己一无所有,还要帮助别人,像是太阳,无私地给予所有人平等的光和热。

不知何时,被这灼眼的阳光照亮了心底黑暗的角落——这大概就是阿周那的痛苦之源了。


开车请走:微博链接


—fin—

作者:这是阿澪入周迦坑以来的第一份粮,希望大家吃的开心。这剧情车写的肾透支QAQ,如果不嫌弃的话请给我小心心吧(谢谢所有看到这里的各位♥)


评论(23)
热度(95)

© 冰淇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