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常驻用户澪、大噶好~
小可爱们可以叫我阿澪、日常游戏ID是羽沢,日前就任山顶某村的村长一职。
主要填坑的范围有:
太中、尼吉、周迦、胜出
(村长月末死线流,专注开车二十年)

【双黑/太中】DOUBLE

★160fo感谢贺文

★执事宰X导师宰X少爷中也(OOC&3P预警)

★年度大戏(祝大家新年快乐~)

 

(上)

清晨,窗外第一缕阳光透过窗纱洒进房内,床上的人儿裹着被子睡得正香。这时,一阵不适时宜的敲门声打扰了持续了一夜的好梦。中原中也皱了皱眉,困倦得眼皮都抬不动,但还是不情不愿地从被子里探出脸来。

“少爷,您醒了吗?”门外传来了一个低沉好听的男声,随之而来的便是卧室的实木大门被打开时发出的吱呀声。

“少爷,该起床了。”走到那张华丽的大床边,中原中也的贴身执事太宰治轻声说到。

“太宰…让我再睡会…”中原中也半眯着睡眼,瞄到床头的钟表指着数字六,偷偷松了口气,继续把脸埋进被子里。

近期,家族的事务正式开始由中原中也接手处理,而年轻的大少爷之前所学的礼仪和经济管理等课程也不能少,于是,中原中也原本轻松自在的生活在自家大姐的一声令下而最终“宣告破产”了。

但规矩自然要遵守,被告知要接手家族事务之后,年方十八的中原中也知道自己好日子要到头了,便自发自动开始勤奋刻苦的学习和工作。连续一周都工作到半夜十二点的大少爷最近终于在早起这个时刻犯了难——

看到平时懒散的中原中也近期的努力,饶是他的死对头太宰治也不忍太绝情,于是不再急着催促床上的人起来,自顾自站在床边汇报今日的行程权当拖延时间。

二十分钟后,眼看行程和安排都念叨得差不多了,太宰治望着蜷缩在被子里熟睡的中原中也,轻轻叹了口气,“中也,快起床,太阳晒屁股了。”

“嗯……啰嗦……”这睡意简直顽固得刀枪不入,中原中也在执事先生的催促声中又一次翻了个身接着睡。

一个执事的美学自然是完美地完成主人交付的所有任务,本着完美主义的原则,太宰治今天下定决心要把自己的主子从被窝的俘虏中拯救出来。

慢慢靠近豪华的大床,望着睡得晕晕乎乎毫无知觉的人儿,太宰治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中也!中也…”连着呼唤了几声,但大少爷依旧没有反应,太宰治看向中原中也的眼神中笑意不减反增。

一条腿跪到床上,身体不由自主前倾,双手抓住对方的手腕压在两边,太宰治仔细审视了那张睡脸三秒后,确认对方没有苏醒的意思,那均匀呼出的气息随着逐渐拉近的距离喷洒到太宰治的脸颊上,带着异样的火热,像猫爪子一样挠着这位执事先生坚定的心。

当热烈的吻烙下来时,中原中也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原本紧闭的双唇在被用力啃咬的瞬间微微开启,随之而来的便是一个激烈到无法停止的早安吻。

在中原中也挣扎的间隙,太宰治的舌头就闯了进去,和对方纠缠起来,这样的大动作自然吵醒了睡意十足的大少爷。这些年防身的功夫也不是白学的,中原中也眼睛都没睁开就在反射弧的驱动下想要挥拳,可惜的是,双腕被太宰治紧紧压制着动弹不得。

“唔!唔…嗯…”舌头被缠住了无法开口,中原中也只好认命地睁开眼睛,不满地瞪向压在上方的家伙——太宰治。

见之前睡死过去的主子终于睁眼了,太宰治也不急着松开这双被他吻得通红的嘴唇。为了让自家少爷醒得更彻底些,执事先生非常贴心的把这个早安吻继续了下去。

被吻到险些断气的中原中也挣扎着结束了这个早安吻,愤怒的蓝色眼眸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眼角也有些泛红,喘气时胸膛不断起伏颤栗。

“太!宰!治!”还没喘过气来的大少爷忍不住生气地大吼,恨不得用眼神杀死这个打扰自己精致睡眠的罪魁祸首。

“终于醒了啊~我以为中也再也醒不过来了呢~”乖乖松开了被自己抓红了的手腕,太宰治调笑般看着床上生气的人儿。

“混蛋青花鱼,你一大早发什么情?”轻轻抚过肿起来的下唇,中原中也嫌弃地望着站在一边的太宰治,顺手抓起床头的另一个枕头砸向这个一大早就发神经的家伙。

稳稳接住了自家主子砸过来的枕头,把它放回原处之后,执事先生又换回了爱岗敬业的正经面孔,“少爷,请准备洗漱更衣吧。”

看到这混蛋脸上装模作样的表情,中原中也不爽地“哼”了一声。

掀开被子时,因为不安稳的睡姿而松开的睡衣虚虚掩着洁白的胸膛,美丽的锁骨在宽大的衣领下若隐若现,这美景像钩子一样勾住了太宰治的视线。

不急不缓站起身来,中原中也走进了卧室旁边的洗手间进行简单的洗漱。

身为一个合格的执事,首先要做的就是为主人提供一丝不苟的优质服务。

太宰治单膝跪在铺着地毯的地板上,一颗颗解开中原中也睡衣的扣子,露出了那副洁白精瘦身体的全貌。虽然中原中也对太宰治这个人嗤之以鼻,可对他的服务精神和工作态度还是认可的,即使和对方是一等一的死对头,执事对大少爷的服务依旧是完美的。

太宰治为中原中也扣上最后一颗扣子时,时钟的指针刚好指向6点45分,拿起一旁的领带,为自家少爷系了个好看的温莎结,太宰治看着刚成型的作品,满意地勾起了嘴角。

“少爷,请到餐厅用餐吧。”

“红叶大姐今天来了吗?”

“大小姐已经用完早餐了,现在在书房。”

“我知道了,待会还有什么安排?”

“嗯…上午要上礼仪课,下午处理昨晚遗留的文件,晚上要参加宴会。”

“礼仪课?那授课人该不会是……”

脚步略微停顿,中原中也的脸上露出了罕见的菜色——一想到礼仪课的导师,中也整个人都不好了。

上节课的时候,恰逢舞蹈教学,礼仪导师的脚被中原中也足足踩了一下午,听说肿了一整天都不能走路。结果就是大少爷被罚了——至于罚的什么,只有少爷他自己知道。

“是的,还请少爷这次一定要认真上课。”太宰治意味深长地吐出一句不咸不淡的话来,顺便给了前面那僵硬的背脊一个同情的眼神。

虽然上次是自己理亏,但是那家伙性格简直恶劣到极点,中原中也现在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你说的倒是轻松——”

从方才的回忆中缓过神来的中原中也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餐厅,太宰治十分尽职地为他拉开椅子。一想到待会的礼仪课,中原中也就觉得大脑一片混乱,连平时最喜欢的牛排吃起来也如同嚼蜡。

“中也真是可怜,就这样被吃的死死的。”站在一旁的太宰治脸上写满了嘲讽,但看着对方的眼神却格外温和,充满了怜爱,就像看着心爱的小宠物一般。

“哈?别搞笑了!我会被他吃死?”不知为何,中也一听这话就会炸毛,但也增加了坏心眼的执事逗弄他的兴趣。

“有没有被吃死,待会不就知道了么?”

这句话根本没法反驳,中原中也气呼呼地用刀叉虐待起盘子里的牛排。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就到了要上课的时间。贴心的执事先生把大少爷送进了书房之后又为他倒上了一杯红茶,随后默默退了出去。

这时还没开始上课,导师还没有到,但中原中也心里直打鼓。并不是真的怕了,而是被惩罚之后身体产生的本能反应——中也承认自己讨厌见到那个家伙。

书房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的时候,一直占据着中原中也脑海的人终于出现在了门口。

有着和执事完全相同的外貌,黑色的碎发、鸢尾色的眼眸、上挑的桃花眼,一样名为太宰治,唯一的不同在于那双眼睛没有明亮的光彩——没错,这双眼睛看起来没有神采,用中也第一次见到他时的话来说就是“死气沉沉”。

这位导师和中也的贴身执事是一对双生子,他们不仅容貌相同,性格也相差无几,不过,在对待中原中也时,两人的态度却截然不同。

执事太宰从十岁开始就在中原中也身边照顾他,而这位导师先生和大少爷相处的时间却屈指可数。

随着大门打开的声音,太宰治走了进来。中原中也抬头望去,那双没有神气的眼瞳便直直望进了大少爷的心里——中原中也只觉得背后一凉。

这下可好了……大少爷一边想着上次的事情,一边在心里给自己划十字架。

——TBC——


【作者阿澪:这是一份迟来的贺文,以及祝大家新年快乐~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年阿澪也会努力产粮的,请大家继续和我做朋友吧(*/ω╲*)第一次写3P,不足之处还请多包涵(毕竟三个人的感情比两人要难写一些)如果不嫌弃,请吃下这把新年狗粮,和我在高速公路上尽情狂欢吧(❤´艸`❤)】

评论(19)
热度(170)

© 冰淇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