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常驻用户澪、大噶好~
小可爱们可以叫我阿澪、日常游戏ID是羽沢,日前就任山顶某村的村长一职。
主要填坑的范围有:
太中、尼吉、周迦、胜出
(村长月末死线流,专注开车二十年)

【双黑/太中】Last Snow(圣诞贺)

☃ 实习生宰X 金领中也

☃ Merry Christmas!(这是阿澪迷上双黑以来的第一篇圣诞贺文)

☃ 半糖主义,HE原则(今年圣诞不开车)


今年的圣诞,横滨市迎来了本年度的第一场大雪……

中原中也一早起床便发现窗外一片银白素裹,小区里装饰用的圣诞树上盖满厚厚一层积雪。习惯性伸手开窗,却被突如其来的寒气冻得一颤。悻悻抽回开窗时冻僵的手指,中原中也呼出的每一口热气都在趋于负数的温度中化为了阵阵白雾。调整了一下中央空调的温控,橙发的金领先生开始了他这一天忙碌的生活。

泡上一杯意式浓缩,浏览着今天的重要新闻以及公司股市走向,不经意间瞥到了室外温度——零下十度。

“真冷啊……”望着窗子上朦胧的水汽,中原中也的思绪不知不觉飘散到了四年前。

——中也知道吗?在圣诞节告白的人会受到上帝的眷顾,他的愿望就能成真。

——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要是都成真,那世界上就没有数不尽的单身狗了。

四年前,中原中也正在东京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与中也交谈的人便是和他朝夕相处的竞争对手兼搭档——太宰治。

冬季准时到来了,今年冬天依旧有呼啸而过的寒冷北风,依旧有缀满冰棱的屋檐,依旧有铺满一地的积雪,依旧有清晨蒸腾着热气的咖啡……这四年,中原中也的生活什么也没缺,可唯独——唯独少了一个太宰治。

从片段的记忆中回过神时,中原中也用力拍了拍双颊,试图让自己从遥远的回忆中清醒过来,清楚地认识到——那人已经离开的事实。

合上笔电,简单地整理了一下餐桌,中原中也拿起他的帽子、外套和当日的会议资料朝地下车库走去。

 

早晨的会议很简单而又枯燥,无非是下属的日常工作汇报,但今天却有一些不同——今天有实习生来公司报到。

中原中也觉得十分奇怪,往年,这个时间段公司是不会招新人的。于是,带着好奇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与会人员几乎都到齐了,中原中也的皮鞋在地板上发出的清脆“踢踏”声回荡在整个会议室中。原本还在交谈的几个年轻下属立即停止了对话,五秒内全场变得寂静无声。

伴随着众人敬畏的目光,中原中也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这时,总裁森鸥外牵着自己的幼女爱丽丝从外面走进来。

“呐!林太郎!我要吃草莓蛋糕!”穿着红色小礼服的金发幼女向边上的大人撒起娇来,软萌的小脸让人不禁为之动容。

“嗯嗯~待会会议结束就带你去~”黑发的大人丝毫不吝于给予可爱的孩子宠爱,轻轻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连声答应。

这样的景象在公司里随时可以看见,所有人见怪不怪,纷纷准备好今天的汇报材料,等待总裁发话。

“在今天的会议开始之前,我想,先介绍一下这次的实习生。”在森鸥外面带微笑提到这次空降的新人时,底下传来了下属们窃窃私语的声音。

“进来吧。”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门口,在门被推开的瞬间,中原中也的视线便落到了那人身上——

笔挺的黑色西装,褐色的碎发,鸢尾色的桃花眼,无懈可击的微笑面具……这一切的一切对于中原中也来说是那样的熟悉,却又陌生。

从没想过消失了四年的搭档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中原中也的内心根本无法平静,甚至起伏跌宕了很久都不能平复。

注意到了胶着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黑发青年毫不犹豫向视线的主人看去。双目对视的瞬间,周围的一切都仿佛被隔绝。

顾不得形象,不知名的怒火在中原中也心里燃烧起来,伴随着不解……以及四年来断断续续的思念,中原中也一把推开了椅子从座位上站起来,他真的很想大吼着问对方这些年究竟跑到哪里去了——但是骄傲如中也,他根本开不了口。

 

回忆如潮水般涌上心头,走马灯似的播放起来——

“为成功的第一步!干杯!”酒吧里,一群人为即将到来的毕业季和正式工作而畅饮。

“小矮子的第一步恐怕只有正常人的一半吧~”欠揍的声音不适时宜地在耳畔响起,已经酒过三巡的中原中也听后自然暴跳如雷。

“臭青花鱼!瞎嚷嚷什么呢!”胡乱抡起的拳头不断砸向那张该死的脸,可惜一拳也没打中。看到对方一变二、二变三的可恶笑脸,中原中也气得牙根发痒。

“有种……别躲!”

“没想到小矮子的酒品差,准星——更差~”

后来两人你追我赶,边骂边打,闹腾了许久。直到庆功宴散尽,这场争斗才以烂醉如泥的中原中也瘫倒在沙发里而告终。

醉得不省人事的中也被自己的恶友背回了宿舍,在入睡前,中原中也恍惚间似乎听到了一声,“晚安。”

 

径直朝着中原中也的方向走去,太宰治的步伐一刻也不曾停留。看着四年未见的搭档,太宰治的心中泛起了无法名状的涟漪。

“好久不见——中也。”

回应他的自然不是热情的拥抱。

太宰治的话就像一把钥匙,打开了中原中也心中名为情感的枷锁,所有的愤怒、悲伤、思念混杂着,在中原中也的脑海中炸裂,就像七月绽放的礼花。指甲像是要嵌进手掌一般双拳紧握,中原中也的肩膀都有些颤抖。

当所有人都惊讶于实习生居然和财务总监中原中也是旧相识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令他们更惊讶的事。

中原中也这些年来一次也没有打中太宰治那张欠揍嘴脸的拳头——现在和那洁白的脸颊来了个零距离亲密接触。

“妈的太宰治!”

 

正值深冬,横滨受到冰雪女神的眷顾,现在街道上铺满了纯白的积雪。

一报还一报,捂着肿透的半边脸的太宰治在会议结束之后便像牛皮糖一样黏在中原中也的屁股后面,甩也甩不掉。

由于午后的大面积降雪,路面上的积雪完全能淹没脚踝,环卫工人正在清理路面。新闻里也播报了好几场由于路滑而导致的车祸意外。为了安全起见,中原中也放弃了开车回家的打算,选择了步行。

走在人行道上,两人一路无言。路过繁华热闹的商业街时,两人被以前常去的那家咖啡店吸引住了,太宰治提议进去坐坐,而中也并没有反对。

太宰治殷勤地买了两杯热咖啡,一杯塞进了中原中也的手里。

看着手里的那杯意浓,中原中也的心跳几乎漏掉半拍——原来还记得啊。

 

“老板,来一杯意式浓缩。”

“意浓这么苦,中也的味觉果然异于常人。”一想到那苦味,太宰治就会痛苦地皱起眉头。

“那是你不懂品味而已。”

四年前,还处于紧张的考研阶段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趁着课余时间蹲在咖啡店忙里偷闲。合上了参考书,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就咖啡的好坏与否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论,虽然这种小打小闹往往是没有结果可言的。

“意式浓缩的好只有懂得欣赏它的人才能明白。”中原中也说的头头是道,而整场辩论,只有这一句被太宰治铭记在心。

总有那么一杯意浓,只有懂它的人才会对它情有独钟……

 

看着小矮子一小口一小口呡着杯子里的咖啡,太宰治不由感叹道,“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你还是钟情于意浓啊。”回想起学生时代的种种,太宰治有一种这些都是昨天才发生过错觉。

“你自己不也还喜欢美式?”指着对方手里的那杯蒸腾着热气的美式咖啡,中原中也脸上写满了“你这不是废话么”这几个字。

咖啡的话题终结于方才尴尬的对话,任凭咖啡的温度透过杯子,烫热了原本冰凉的掌心,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人自顾自喝着咖啡,没有了半点交流。

“你——”

“我——”

当咖啡见底时,两人同时开口了。

“要不,再续一杯?”

“好。”

即使分开四年,先前存在的默契也从未因此而消失。

“喂太宰……拳头揍过来为什么不躲?”中原中也端起第二杯意浓,杯中腾起的雾气氤氲了那双好看的蓝眼睛。

“如果不做一些牺牲,中也现在会心平气和坐在这里和我叙旧吗?”答案当然是不会,他会躲得远远的。

太宰治了解中原中也,无论是对方的动作还是习惯,甚至是呼吸的节奏,正如中也同样也了解他一样。

“你以为揍你一拳就可以让我消气了?”中原中也的表情隐藏在刘海下,太宰治看不见。

“原以为没有了我这个对手,小矮子会高兴个三天三夜呢~”单手托腮,太宰治认真地开着玩笑。

“如果我说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呢?”有一种感情在蓝色的眼眸中流转,中原中也的声音仿佛也带上了意式浓缩的苦涩。

 

毕业那天发现太宰治悄无声息从自己的世界中消失时,中原中也原本想要庆祝的心情很快就无影无踪了。

从何时开始,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就像两条不知什么原因而相交的平行线,而这两条线又在太宰治离开后恢复了平行的状态。中原中也单方面将它归结为起点不同,终点自然也不同,既然是平行线,就永远都不会有相交的那一天了。

然而今天,这两条平行的线又再一次有了交点。

离开咖啡店时,已经晚上7点了。华灯初上,圣诞树上的彩灯和商店招牌上的霓虹灯将寂静的夜晚照耀得格外热闹。

夜风透过大衣灌进衬衫的衣领时,中原中也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注意到这个小小细节的太宰治将自己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不顾小矮子的反对和挣扎,绕到了对方的脖子上。

看着脖子上那条灰色围巾有些眼熟,中原中也忽的记起,这是大三那年,自己送给太宰治的圣诞礼物……

“不打算解释一下吗——为什么离开?”

 

那一天,太宰治被森鸥外单独找去办公室谈话。这时的太宰治和中原中也都是公司的实习生,临近毕业,实习期也快满了,这批实习生的去留也是时候做个决定了。

“太宰君,你和中也君中只有一个人能坐上那个位置。”森鸥外优雅地靠在老板椅里看着对面的太宰治。

“森先生,我希望您选择中也。”没有半点犹豫,太宰治说出的是自家搭档的名字,而不是自己。

“我为什么要选择中也君呢?”

“因为——这是最正确的、也是唯一的选项。”

“这句话的根据是什么?”

“没有哪个老板会不喜欢业绩突出又工作勤奋的人,森先生当然也不例外。”

“没想到,一直和中也君针锋相对的太宰君竟会这样帮他说话……”

“森先生,我只是在为您考虑。”

“如果我选择你呢?”

“请允许我拒绝。”

“拒绝的理由是什么?”

“我认为中也才是最合适的人选,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说出这句话时,太宰治的眼中流露出了一种——浅浅的温柔。

最后,太宰治选择了学校的公费留学,而中原中也则进入了森鸥外的公司。可能中也永远都不会知道太宰治为他放弃了最好的机会,但中也知道,没有太宰治就没有今天的自己,这一切在他们相遇时就已经注定。

在感情面前,所有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

 

两人并肩走在热闹的街道上,天空中又开始飘起小雪。

“中也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那个传说吗?”太宰治冲着中原中也神秘一笑,转眼间,两人已经走到了商业街的中心,那棵巨大的圣诞树是今年最大的象征。

“什么……不记得了。”记忆的引擎搜索了一下脑海中残留的片段,但是似乎没有找出相应的结果。

“传说,在圣诞节这天告白的人会受到上帝的眷顾,他的愿望会成真。”太宰治认真地看着中原中也的眼睛,他从那双迷茫的蓝眸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你说这个啊……不是说了你太天真了吗……怎么可能成——”

“中也愿意答应我,和我在一起吗?”

中原中也想要吐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太宰治突如其来的表白给噎了回去,心中五味杂陈。

如果四年前太宰治不离开,他们可能早就在一起了,如今他回来了,回到了中原中也的生活中,而中原中也是时候思考——这四年来、他对太宰治的感情了。

望着太宰治那双鸢尾色的眼睛,中原中也别扭地移开了视线,将半张脸都缩进了脖子上绕着的围巾里,呼吸间满是太宰治惯用的洗衣液的味道。不知是霓虹灯照的缘故,还是早上打的那一拳还没消肿,太宰治那张俊俏的脸浮上了一层绯红。

“你觉得我应该答应吗?”

“当然!因为你是我唯一中意的那杯意式浓缩。”

说着,两人相视一笑,商店街伴随着驯鹿脖子上的摇铃声进入了这一天中最热闹的时段,天上的雪花不断飘洒,将整个横滨笼罩在一片温馨的氛围中。

今年的圣诞,中原中也迎来了他单身史上的最后一场大雪……

-FIN-

【作者阿澪:圣诞快乐~好久不见~这是本月的第一篇文也是本年度的最后一篇文,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ω╲*)这次走心不走肾(在这里鸣谢师父师母带我去吃的烤肉,让我有了更文的动力)(づ ̄3 ̄)づ╭❤~各位!我们明年再见吧(^∀^●)ノシ】


评论(2)
热度(72)

© 冰淇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