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常驻用户澪、大噶好~
小可爱们可以叫我阿澪、日常游戏ID是羽沢,日前就任山顶某村的村长一职。
主要填坑的范围有:
太中、尼吉、周迦、胜出
(村长月末死线流,专注开车二十年)

【原创】Murder on the Love Express(下)太中

# 这章又臭又长纯推理(顺便撒糖)

# 开车请等番外(反正旅行的梗我还没写完呢= = )

# 请大家关爱智障作者的脑残小儿科推理(真的谢谢大家X)


(下)

中原中也是在一片喧哗中悠悠转醒的——列车车轮在轨道上摩擦的声音混合着服务员和乘客们嘈杂的议论和吵闹声。一度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睡了大约两三个小时的中原警部补半眯着眼睛,左手扶上酸痛的脖颈,然后慢慢支起身子。

“小矮子终于睡醒了?我还以为我的肩膀要和身体分家了呢~”太宰治转过头调笑着看向刚睡醒还迷迷糊糊的中原中也,语毕,还故意揉了揉发出“嘎啦”声的肩膀。

“...我什么时候睡着的?”看清楚了情形,中也不得不接受自己枕着太宰的肩膀睡了很久的事实,然后有些尴尬地问道。

“唉~中也居然不知道自己大大方方靠在我肩上睡了两个半小时?”鸢色的眼睛瞪得老大,太宰治不依不饶看着苦恼的小矮子。

“那还不是都怪你昨晚......哼!”想起昨天的事情就有点头疼的中原中也恶狠狠回瞪过去。

“啊!有口水印子!”一本正经指了指瞪着自己的人的嘴角。

“什么?在哪?”小矮子立马手忙脚乱确认。

“哈哈哈...骗你的~”说着,太宰治笑得合不拢嘴。

“妈的太宰!你给我去死吧!”看样子又一场世界大战要拉开序幕了。

  这時,乘务员羽沢小姐匆忙冲进了车厢,她一边整理自己的情绪,一边结结巴巴说:“各位!打扰一下!请问这里有医生吗?如果有,请跟我来一下...其他车厢发生了一些情况...”

  众人面面相觑,私底下嘀咕着猜测着发生了什么。而与谢野医生当仁不让举手示意,并拿着工具箱和乘务员一起离开了这节车厢。离开之前,乘务员还十分细心地把两个车厢之间相隔的门给关上了。

“呐~中也,你猜猜发生了什么事?”太宰治笑起来眼睛弯的像一轮新月。

“哈?我怎么知道——或许有人晕倒了之类的...”理了理方才睡乱的衣领和头发,中原中也不以为然地说。他对发生什么并不感兴趣,也不想深究。

“那就和我打个赌吧——就赌一个愿望好了。你赢了我就答应你一个愿望或要求,而我赢了的话,你也要履行承诺。”太宰治那双鸢尾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计算,但依旧摆出一副无害纯良的样子和中原中也打赌。

“哼!你又想耍什么花招?”不屑地撇了对方一眼,暗暗想着从前被阴的惨痛历史。

“你不敢了吗?——啊~我就知道小矮子不仅矮,胆子也很小——”见那小矮人不上钩就开始用激将法的太宰治现在心里几乎百分百确定对方要中套了。

“赌就赌!你要是输了我就要把以前的帐全算回来!”咬牙切齿应下了这个赌局,中原中也在下一秒就有点后悔了——那个混蛋看上去胜券在握而自己可能有点不妙啊...

“你知道我在这种时候是非常守信用的,所以我不会耍赖的。”太宰治看着中原中也的眼睛里透着无比的认真。

“赌什么?”撇撇嘴,知道自己总不由自主信任这个前任搭档,中原中也还是妥协了。

“侦探社和搜查二科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有一次合作,包括你我。”又是那种中原中也最讨厌的——知晓一切的表情。

“哦?你怎么会觉得我们有必要和你们合作?”中原中也偏不信这个邪,认为太宰的话基本属于无稽之谈,“好端端为什么要合作?难不成还要一起破案...”心里猜测起各种可能性,但是出来旅行一次怎么可能这么巧遇上凶案,于是中原中也试图把这个想法丢出脑海。

“要不要合作,那就要等与谢野医生回来之后才能下定论,不过我只打有把握的赌。”随性地笑了笑,太宰治看到那扇原本关上的门再一次被打开。

   与谢野医生回来了——刘海挡住了她的眼睛,坐在里座的中也读不出她的表情,但太宰治却一眼看出那是失落的、生命从指缝间流逝之后医生的表情。

   这時,与谢野医生径直走到了太宰治和中原中也面前,收起方才的悲伤之气,换回了原本的女王范。“中原中也,现在在这节车厢里,你应该算是搜查二科的负责人吧?”说话间,与谢野紧盯着坐在里面的小矮子。

“嗯,他们都归我管。”毋庸置疑的口气,冰蓝色的眸子骄傲地对上女王。

“那就好...太宰,在4号车厢的厕所内发现了一个受了刀伤的男人,现在流血过多已经确认死亡。”与谢野医生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如实告诉了那两个人。

   而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对视了五秒,太宰的眼神宣告着这场赌局的胜利,而他自己则慢慢消化了与谢野小姐所说的信息。

“等等...太宰,你怎么知道会有案子?”中原中也总有种自己被耍的感觉,但又没有证据。

“中也,要破解这个谜题,你首先要把眼前的案子解决,否则就永远不会有答案。”太宰俏皮地眨了眨眼,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对旁边满怀疑问的中也说道。

“哼,你以为搜查二科低能到要侦探帮忙才能破案的地步了吗?”说着,中原中也露出一个狂气的笑,嘴角弧度也微微上扬,这一次一定要扭转局势。

“看来中也很有信心嘛~那要不要比试比试?”毕竟自己已经领先一步而小矮子还在原地踏步,太宰治心里盘算着下一步应该如何出击。

    “你那些雕虫小技在我和你做搭档时就不怎么管用了、所以我劝你还是省省心乖乖呆着吧,反正你们社的名侦探也没来,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侦探社没了他,推理能力还不如三岁小孩呢~”为了打击太宰治,中原中也算是费尽了心力,在离席之前还不忘了和他呈一呈口舌之快。

    “那么中也如果输给了三岁小孩子都不如的侦探社,那你们搜查二科就趁早解散了吧。”没错,那个该死的压榨劳动力的地方确实应该早点解散——太宰治如是想。

    在离开前听到这样嘲讽的话,中原中也对着太宰治愤愤地比了个中指。

    快步走到自己部下旁边,中原警部补用尽量不会引发骚动的音量跟部下说明情况,并带着他们去往现场勘察。

    “什么!有案子发生?”在发现最先惊讶地跳起来的并不是自己的部下而是那个侦探社的新人时,中也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喂!人虎!你怎么跟来了?”芥川龙之介无奈地看着正向中原中也道歉的那个白毛小子。

    “因为我担心...芥川...有危险...额...所以就...来了”一边结结巴巴解释,一边小心翼翼从刘海下面偷瞄芥川的中岛敦心里给自己抹了把汗——总不能告诉他们是太宰前辈让自己跟来探听情况的吧。

    “算了,你就跟着吧。”芥川一听这不靠谱的理由肯定是随便瞎掰的,理由多半是太宰治派他来的,所以就打个马虎眼同意了。


【可能敏-感-词,于是,放链接: 推理 】

(请点击推理进入推理环节ヾ(*ΦωΦ)ツ)


广播里再次响起了机械音,“亲爱的旅客们,再过五分钟即将达到最后一个休息站,请需要下车的乘客做好准备,再次重复......”

把一干人等绑好了等待下车時交给当地警方处理后,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离开了那间休息室。而太宰治就像在寻找什么似的,不断奔走于几节车厢之间。

“喂!青花鱼!你在干什么?喂!...嘶...”追在太宰身后的中原中也一头撞上了前面突然停下的人的后背。

“找到了哟~中也,还有一个谜题等着我们去解开呢~”说着,一把拉住了中原中也的手腕向前走去,中原中也被他搞得一头雾水。

“哈?还有什么?案子不是破了吗?”

“还记得我一开始对你说过的话吗?我已经领先你一步,一直都是...”终于找到了答案。

 

看到眼前一高一矮站在自己面前,乘务员羽沢澪小姐深感好奇。“请问两位还有什么吩咐吗?如果没事的话,我在下一站就要下车了。”恭敬的笑容和体面的答复。

“别着急~羽沢小姐,只是有些事想找你打听一下而已~”太宰又扯出一副好好先生的面孔来,中原中也心里作恶到。

“请问是什么事?”

“羽沢小姐不是这车上的乘务员吧?我想知道你的真实身份。”突然严肃起来了,那张挂着虚伪笑容的面孔卸下了伪装。中也惊讶地望着太宰治的侧脸。

“唉?先生为什么这样认为呢?”羽沢小姐好整以暇抬头望着高大的男人。

“因为,普通乘务员的身高要求就达到160cm以上,就是说小姐,按照标准来看,你根本没合格。”站在一旁的中原中也看着和自己相差无几甚至还要高一些的乘务员小姐,用看怪胎的眼神看着太宰。

“怎么可能,她明明...”

“是内增高,这么长的裙子足以挡住增高的部分。”

轻轻提起裙子,羽沢小姐微笑着说:“不愧是太宰先生,观察地真仔细。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那鞋至少增高了10厘米啊!中原中也内心暗暗感叹。

“一开始就发现了。”这个微笑可以给100分了。

“那你为什么不猜猜我是什么人?”同样卸下伪装,那官方的微笑也一同消失了。

“大概是中也的熟人的属下吧...之类的?”其实心里有底的太宰治看了看中原中也。

“可我没见过她。”后者直接否认。

“中原先生,你当然没见过我,否则,那个人是不会派我过来的。”一边拿起电话,一边看着对面的两人。

“菲茨杰拉德先生,这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犯人三分钟之后就到达目的地,请您做好准备。”电话里的男人似乎很满意结果,而这个男人的名字确实是中原中也最熟悉不过的了。

“你说是菲茨杰拉德派你来的!?”简直难以置信。

“中原先生为何不想一想,那位抠门的森鸥外先生怎么会大方地给你们放长假并送你们来泡温泉?事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羽沢小姐靠在墙上,稳住摇摇晃晃的身体继续说道。

“你的意思是,菲茨杰拉德和森警司串通好的?”青筋又忍不住爆出来了。

“所以,侦探社才会被一起招待啊。”太宰治也笑嘻嘻看着濒临爆发的中也。

“你们也收到了温泉券和车票?我还以为是你们社长大发慈悲给你们出来旅行的...”终于明白了今天一大早那神展开的一幕究竟是怎么产生的了。被上司欺骗了感情的中原警部补捂着脸沉思起来,还是不要和部下们说实话了吧...

 

“乘客们请注意,本次列车到达XX站,请需要下车的乘客下车。”当广播里的女声再次响起時,羽沢小姐便准备离开了。

“你为什么不坐到终点站呢?”这是最后一个问题。

“这是你们旅行的第一站,也是我任务的最后一站。我的工作就是监视车上的案子进展,现在这个工作已经完成,我就不奉陪了。”说完,朝着太宰治和中原中也露出一个非公式化的笑容,然后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紧接着,菲茨杰拉德的属下们就冲了进来,把两个犯罪嫌疑人带走了。

 

“太宰!你这混蛋!早知道...唔...”本想好好发泄一番,结果话还没骂出口,太宰治薄凉的唇就贴了上来。

“中也别忘了还欠我一个愿望哦~”说完紧紧按住了那个想要逃脱的脑袋,继续加深下去。

“本次列车准备出发,下一站,终点站——登别车站......”

 

——但愿爱情这辆长途列车不要有终点站就好了呢!

 

-END-

【作者阿澪:这篇真的是写的我头都大了2333这一万字码下来,我估计我半个月之内都不会再想打字了XD 不过,旅行番外也请大家不要大意地期待一下吧(❤´艸`❤)真的是又有车又有糖...(づ。◕‿‿◕。)づ祝大家吃这个推理梗吃的开心(不要嫌弃我渣文笔渣脑洞就好)我们在番外里再见吧\(^∀^)メ(^∀^)ノ】

—— FROM 镜澪愔

评论(16)
热度(67)

© 冰淇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