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常驻用户澪、大噶好~
小可爱们可以叫我阿澪、日常游戏ID是羽沢,日前就任山顶某村的村长一职。
主要填坑的范围有:
太中、尼吉、周迦、胜出
(村长月末死线流,专注开车二十年)

【胜出】抱きしめて(1)

文/阿澪

梗/同居、关于“拥抱”的题材

注意:一大串OOC日常,咸鱼写手的摸鱼混更


<抚背式拥抱>

绿谷出久醒来后只是呆呆地靠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留长的额发遮住了他的眼睛,将所有情绪都隔离在外,站在床边的爆豪胜己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废久,你……”爆豪平时最受不了这种气氛,于是率先打破了平静。

“小胜…我没事…”

许久,绿谷出久那沙哑的嗓音终于在房间里回荡开来,爆豪能听出对方极力压制住的痛苦,现在的平静与绿谷昏迷前那阵撕心裂肺的痛哭比起来,更让爆豪胜己觉得揪心,但他的脾气没有像平时一样发作,只是烦躁得抓了抓头发。

 

欧鲁麦特…欧鲁麦特…

绿谷出久从15岁开始的梦想都是由这个名叫“欧鲁麦特”的男人所编织起来的,那个原本破碎的梦。

“你一定能成为英雄的…”

这句话一路引导着绿谷出久,在他困苦、无助、绝望时,无数次将他从困境中拯救,而如今,对他说出这句话的人,已经不在了。

与敌联盟最终局的战斗已经落下帷幕,双方的损失都十分惨重。绿谷出久与死柄木在战斗中两败俱伤,而号称英雄界神话的欧鲁麦特,因为身体的时限,最后选择了与敌方的首脑All for one同归于尽。

那时的绿谷已经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那束光冲进黑暗,那一刻,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般,不知何时,泪水朦胧了倒下的身影,绿谷出久还在拼命挪动自己的身体,尽管身上沾满了鲜血,全身的伤口都叫嚣着疼痛,但这些都远不及失去欧鲁麦特的痛苦。

“欧鲁麦特!欧鲁麦特!不要死…不要死!”

扎根于心底的希望被连根拔起,绿谷出久的哭声在一连串的爆炸声中显得微不足道,可落入一人耳中时,那么刺耳、那么悲伤,就像是世界崩塌的声音。爆豪胜己从没见过这样绝望的绿谷出久,他看见了尖利的牙齿陷进了柔软的下唇,他看见了不甘的泪水趟过长着雀斑的脸颊,他看见了绿谷出久的脆弱在此刻迸发……他却无能为力。

 

看着失神地坐在床上的人,爆豪胜己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想安慰绿谷出久,可不知该说什么。有时候爆豪觉得,强忍着悲伤还不如大哭一场来得干脆。

听着那句有气无力的“我没事”,爆豪胜己那双赤色眼瞳中的火焰又蹿起了几分。

“你这样像是没事的人吗?白痴!”爆豪一把揪过绿谷出久的衣领,逼迫对方抬头看着自己。掩藏在刘海下的眼中早已一片雾气,眼睛被泪水泡得发肿,绿谷出久连爆豪胜己近在咫尺的脸都看不清楚了。

“小胜…对不起…对不起…”一边抽泣一边伸手抹掉眼角的泪水,绿谷出久不知所措地开始道歉,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在为惹到爆豪而道歉,还是为欧鲁麦特的事而自责。

“除了这些没用的废话以外,你就没有别的话可以说了吗?”松开了捏得发皱的衣领,爆豪胜己的语气渐渐柔和下来,不再那么粗暴。

“可是…欧鲁麦特他…回不来了”绿谷出久哽咽的声音伴随着抽泣声,断断续续传进了爆豪胜己的耳中。

突然,绿谷出久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爆豪胜己的动作绝对称不上温柔,他强硬地把哭得发抖的绿谷出久按进了怀里,被突袭的绿谷直接愣住了。

“听着废久,欧鲁麦特是我们所有人心中的英雄,不止你一个人为他的离去而难过,既然你继承了他的力量,就要赶紧振作起来,别辜负了他对你的期望。”

爆豪胜己很久没有这么冷静地和绿谷出久说过话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大多数都是讽刺与被讽刺,冲动与挑衅,愤怒与不甘。

绿谷出久的后脑勺被爆豪胜己的手掌压住,脸颊紧贴着那起伏着的火热胸口,他能听到小胜打鼓一般有力的心跳声。那只温暖的手轻抚颤栗的后背,原本僵硬的身体也逐渐软化了,绿谷的手紧紧抓住爆豪胜己的衣角。

泪水浸透了爆豪胜己胸口的衣料,但他并没有在意,只是任由怀里的傻瓜发泄情绪。

哭声慢慢停止了,或许是被爆豪胜己的话触动了心弦,或许是那个怀抱太过温暖,绿谷出久急促的呼吸平复了下来。

“喂,废久…既然听懂了,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嗯……”

-fin-

抚背式拥抱:当双方以这种方式拥抱,显现了彼此之间的“在乎与信任”,这样的抱法是希望能让对方觉得安心。


首先艾特一下每天听我脑洞、跟我唠嗑的电子爸爸 @ELEC 。

然后,咸鱼作者来唠叨一两句,非常感谢看到这边的读者们,这对CP真的非常好,如果我能写出更多他们的故事,是我的荣幸!


评论(6)
热度(163)

© 冰淇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