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常驻用户澪、大噶好~
小可爱们可以叫我阿澪、日常游戏ID是羽沢,日前就任山顶某村的村长一职。
主要填坑的范围有:
太中、尼吉、周迦、胜出
(村长月末死线流,专注开车二十年)

【双黑/太中】最高の片想い

◆回忆杀paro

◆AU剧情OOC设定,与LAST SNOW剧情关联

◆给爱人 @浅井熙茉 的生贺,今后,我依旧是你的贴心小可爱!

◆BGM:最高の片想い(链接是我的翻唱,请慎戳~)

四年,一千四百六十一天,三万五千零四十个小时,他们将过去的分秒点滴深埋于心底,一次也没有提起。


在太宰治离开的那四年里,中原中也的住所变了好几变,从学校宿舍到员工宿舍,从廉价公寓到高档住宅,他每一天都为了工作而疲于奔命,把数不尽的白天黑夜投入时光的涡流,可惜总能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瞥见还没有被风化的过往。

在离开中原中也的那四年里,太宰治的生活态度也变了好几变,抛下深重的黑夜,转头迎向了未知的黎明,他将一千多个日夜活成了一个不醒的梦境,岁月这把无情的刀,却磨不平记忆中留下的那道划痕。

 

中原中也还依稀记得,高三毕业那年,考试前的复习气氛是那样的紧张而激烈,学生们的纸笔化为利箭,直指最后的战场。

坐在后座的橙发少年恨不得把整颗脑袋埋进高高筑起的书墙内,只有前座那个名叫太宰治的混蛋还表现得优哉游哉,手上的圆珠笔在指尖旋转,像是一只在修长的指缝间灵活起舞的蝴蝶。

“呐中也,我们逃课吧。”太宰治嗓音低沉而又温柔,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还没等对方答应,他便一手拉过眉头紧锁的中原中也冲出了自习教室。

也不知道太宰治哪来这么大力气,中原中也的手腕被攥得发疼也没能挣脱,只好一边骂骂咧咧一边陪着眼前这个家伙“发疯”。

学校后山的绿荫挡住了午后热辣的阳光,空气中夹杂着栀子的清香,环绕在两个躺在草坪上的少年的四周。原本复习时快要冻结的心跳又复苏了,中原中也呼吸间都是浅浅的花香。渐渐的,绷紧的心弦在这空旷静谧的环境里放松了下来。

“明天就要考试了,你还有闲心出来瞎逛?”

中原中也觉得太宰治的行为很不可思议,而乖乖跟他出来的自己就更不可思议了。

“按照小矮子的智商,不好好复习是不行的。”

这个声音的主人让中原中也恨得牙根直痒痒,挥起拳头就要朝那张好看的脸招呼下去。

这样的日子对他们来说稀松平常,那拳头最后还是没有和太宰治的脸颊来个亲密接触。他总是在等待一个机会,等待着将拳头连同它的主人一并压制的机会。

中原中也那双星蓝的眸子里倒映着太宰治那鸢尾色的眼,视线的交锋在所难免,这一次,中原中也看到的,是属于太宰治的黑夜。

过近的距离令中原中也无所适从,对方鼻间呼出的热气喷洒到中也洁白的脸颊上,痒痒的,更像是一片零落到心间的羽毛。

远处的下课铃声宛转悠扬,太宰治率先放开了中原中也。“小矮子,明天的竞争,可别放水啊。”说着,太宰治的身影已经渐行渐远,中原中也捏着那只没有揍出去的拳头,心里暗暗道,谁会放水啊!


——相遇是两个人的事情,而离开却是一个人的决定。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从学校的舞台上落幕到踏上社会,必然要经历离别。有些离别是一段故事结束,而有些离别,却是另一段故事的开始……

 

太宰治的突然离开对于中原中也,算是个打击,但也算是个激励,他不会像那些被太宰治抛下的女孩子一样又哭又闹,也不会因为对手的离开而一蹶不振。

中原中也照常生活着,数不清的工作像山一样压在他的肩头,每天都顶着深深的黑眼圈上班,每天都拖着疲惫的身体下班。他没有时间去缅怀过去,午夜梦回时静静流淌出的感情只能随着时间的流水远去。那副削瘦身体的主人只是暗暗发誓,在对手归来之前,他要变得更强,他要强到那个男人再也没法为他做出任何让步为止。

而太宰在国外的生活和中原中也比起来,也算得上是惬意了。

他有了一群新的同学,新的伙伴,他开始了新的旅途。每天的学习并非太紧,他也和从前一样,和搭档一起生活。有时,他总能从新搭档国木田身上看见某个橙发小矮人的影子,比如在他做功课偷懒时挥过来的拳头,比如在他偷吃了对方的午饭时爆发的怒吼,再比如那副身体里勇往直前、决不放弃的拼劲……

太宰治又梦见了那个夜晚——

他背着醉醺醺的中原中也走在小道上,耳边时不时传来小矮子的呢喃声,大抵都是“太宰治你这个混蛋”“总有一天要打烂你的下巴”“你给我等着”这一类话,太宰无奈地摇了摇头,停下来扶了扶快从背上滑下去的人,缓缓抱怨了一句“小矮子怎么这么重”,然后慢慢地朝着学校宿舍楼走去。

那一天没有月光,没有星星,一路上只有忽明忽灭的路灯照亮了两人前方的路。

太宰治没有告诉中原中也,他就要离开了。

微黄的灯光下,太宰仔细审视着橙发少年那张因为醉酒而昏睡过去的脸颊,从洁白的额头到凌厉的眉眼,从高挺的鼻尖到饱满的嘴唇,他想把这个棱角分明的人刻进记忆,从今往后只需闭眼就能想起,在这个无星无月的夜晚,自己与中也的告别。

鸢尾色的眼睛注视着眼前的中原中也,视线落在了呡紧的双唇,太宰治知道对方已经睡得很熟了,于是低下头,在呡紧的嘴角处落下了一个轻柔的吻,轻得连他自己都没有任何感觉。

这场从童年时期就开场的闹剧快要落幕了,最先从这里抽身的人静静地转过头,刚走到门口,却又停下了脚步。

“晚安,中也。”声音低沉而缓慢,床上的人像是听到了什么一般,低低地应了一声,然后翻了个身又沉入了梦境。

“呵,真是个没心没肺的人呢。”太宰治喉间漏出一声苦笑,目光再也没有停留。

爱,开始于一个人某句话印在我们诗化记忆中的那一刻。

 

身后遗忘的时间越是久远,召唤回归的声音便越是难以抗拒。

四年时光转瞬即逝,他一直在等待这个时机,森鸥外的一个电话将他顺理成章地带回了中原中也的生活中。

太宰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西装笔挺的橙发青年,和四年前比起来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坐在财务总监的位置上,视线中同样只有一人。

“好久不见——中也。”

直到那个有力的拳头分毫无差得落在脸颊上,太宰治才知道,他等的人也一直在等他。

至此,他们原本平行的生活再次相交,这场时长四年的分离,也在横滨的雪花中消散了。

谁说,最好的单相思不是他在想念你的同时,你也在思念他。

四年,一千四百六十一天,三万五千零四十个小时,他们将过去的分秒点滴深埋于心底,一次也没有提起,却一刻也不曾忘记。

—fin—


作者:这篇写的是LAST SNOW世界观下的故事,算是一个前篇吧。我知道在姬友的生日时不该放带着苦涩的句子,但是,这也算是纪念我与她相识的一个方式,如果在没有尽头的未来,我们能共同品尝甜蜜,那,今日短暂的分离也算不上什么。谢谢看到这里的读者,我们下一篇文章再见吧~



评论(13)
热度(30)

© 冰淇澪🍦 | Powered by LOFTER